向日而亡

杂食!杂食!杂食!
MHA深陷中
全职日常躺在坑底
龙族楚路不拆
weibo:@向阳-随便加个小尾巴

#出胜##ABO&论坛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ALPHA

发不出去,气死了
所以我的敏感词到底是什么?????????

#出胜##ABO#烈火熊熊

        ※时间设定在正式成为职业英雄以后
        ※原作背景下的我流ABO
        ※R18慎入
        ※人物属于平哥,OOC属于我
        

        
        Are you ready?
        
        ↓
        
        -烈火熊熊-
        #出胜#
        
        
        “今晚八点。”
        发件人:爆豪胜己
        收件人:绿谷出久
        
        
        今天早上绿谷收到这个短信时并不吃惊,这个看上去不知所云的短信在上鸣他们看来最可能是个约架信息,但只有绿谷知道,知道这短短四字之间究竟有怎样的暧昧——那些低吟与喘息、手掌下起伏的肌肉和鬓角咸湿的泪水。
        
        “啊——小胜,”绿谷挫败的把脸埋进掌心,企图用大力揉搓脸颊的方式阻止红晕的蔓延,“每次都提这样的要求我也很困扰啊………”
        但无法拒绝。
        
        绿谷颓然瘫在床上,盯着手机,已经编辑好的信息只需动动手指就能发送出去,他却迟迟不敢下手,黑色的文字陡然有了鲜艳的色彩,一笔一划都像蜿蜒盘旋的蛇,它们张开嘴,锋利的毒牙上滴出美丽而诱人的毒液。
        绿谷知道在omega发情期间的做爱并不需要多少感情基础,即便是一对相互仇视的AO在发情期也会屈服于生物本能——所以在发情期来临之前找一个alpha做一个临时标记※是十分明智的行为,尤其对一名责任重大的职业英雄来说。所以,绿谷从理智上十分认同爆豪的做法,但是从情感上来说他感到十分不爽,因为该死的“做爱不需要感情基础”。
        绿谷出久喜欢爆豪胜己已经很久了,久到忘了何时而起又因何而起。
        绿谷还是将编辑好的信息发了出去。
        他无法拒绝。
        他将毒液一饮而尽。
        
        
        “好的。”
        发件人:绿谷出久
        收件人:爆豪胜己
        
        
        
        由于第一性别的不同,男女第二性别的分化时间也有所不同。一般来说,第一性别为女性的人第二性别分化更早,一般伴随着第一性征的出现而同步进行分化。所以八百万和丽日她们几个女孩子在高中之前早早分化出了第二性别,不过A班的女孩子没有一个是omega,这点倒是让峰田大失所望;男孩子则要晚一些,所以大部分男孩子都在高二分化出第二性别,绿谷和爆豪也同样如此。本来男孩子们应该理所当然的分化成alpha或beta,但是体检单发下来之后出现了一个所有人都未曾想过的结果——
        爆豪胜己,是A班唯一的omega。
        
        爆豪本人的感受尚且不谈,峰田知道之后倒是一度精神恍惚,从此丧失对omega的美好幻想。
        
        不过爆豪倒是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倍受打击。
        其实也是,在皮下埋植抑制※已经普及的如今,omega的生活并不像旧时代一样需要受到诸多限制,发情期也不像之前那样可怕,大把的情趣用品甚至比alpha还要体贴。独立与自由对omega群体来说已不再是奢望。
        所以自己是一个omega的事实只是让爆豪感到稍微不爽,因为记住发情期的日期实在是有些麻烦,随身携带紧急抑制剂也过于累赘。不过抛开这些,omega的身份并不会对他有任何阻碍,第一就是第一,不会因为性别而有所改变。爆豪有这个自信。
        
        真正的灭顶之灾发生在之后的埋植皮试时——他对左炔诺孕酮※过敏,这意味着他不能使用市面上任何一种抑制剂。这也意味着,他必须要找一个aphla,不然飙升的雌激素会把他顶成一只只会撅屁股的小母狗。对于一个随时有任务的职业英雄来说,当众发情可不是个好选择。
        
        很好,爆豪心想,去你妈的狗屎omega。
        
        治愈女郎给爆豪的建议是找一个值得信任的alpha帮忙,等第一次发情期过后再尝试其他抑制方法。
        爆豪拒绝了,倒不是说他对性爱有所抵触,他只是受不了将脖颈暴露给别人,更别说温驯地让人给他的后颈来一口。
        他绝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他的脖颈。
        
        直到绿谷撞破他的第一次发情。
        爆豪简直不想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理智与本能抗争的结果就是两人身上都布满了伤痕,他甚至在高潮是无意识的炸了一下绿谷。而绿谷则留给爆豪一个鲜血淋漓的后颈,还有半个月都没散掉的柏木清香。不过绿谷也没好多少,身上酒精味重得让相泽以为他偷偷喝酒了。
        
        从那以后两个人突然有了一种不可言明的默契,习惯了固定的性爱,也渐渐习惯自己的身上满是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今晚也是如此。

        全文走→https://m.weibo.cn/3805708178/4160507415960640


————————————————


同一背景论坛体→http://voldymimilia.lofter.com/post/27585c_11578d54